推荐产品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9-89305858
总部地址: 西安市雁塔区富鱼路双旗寨工业园58号
当前位置:安博电竞 > 中文版 > 宇航设备 >
地价上涨养老院面临关门 150名老人将无处安身
浏览: 发布日期:2020-12-28

  北京嘉德老年公寓2006年7月开业,今年7月却面临关张,作为民办养老院,它因为市场营业风险无法持续发展,似乎只能接受腾退的命运。但是民办养老院作为非营利事业的重要力量,它的发展不该任其自生自灭,毕竟入住的老人利益应该优先考虑,养老院的设立与出局,相关部门应该担起指导监管职能。

  躺在北京嘉德老年公寓806号房间内的这位老人叫王民,50天前刚刚过完自己的90岁生日。老人不能行走,不能进食,大小便不能自理,几乎没有意识,身体各部分的器官都处于全面衰竭的情况中。

  用嘉德老年公寓主任兼法定代表人王岩的话来说,“王老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据王岩介绍,嘉德公寓中的150位老人90%以上都是空巢老人,其中一半生活不能完全自理,还有一部分老人像王民一样已经快要走到生命的尽头。

  本来不出意外的话,王民和一些老人会在这间小房间内走完自己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但现在这个假设面临着很大的不确定性。因为,这间老年公寓同样处于“倒计时”之中。

  7月7日上午,嘉德老年公寓大门口贴出一份《限期腾退房屋场地通知书》,在《通知书》中通知方“北京市通兴达实业总公司”(由朝阳区高碑店乡半壁店村委会全资控股)表示:由于嘉德老年公寓“拖欠租金、水电费、补偿费共计人民币688305元”,要求嘉德老年公寓5日内腾退房屋完毕,否则将采取断水断电、强制腾退、依法提起诉讼等解决方式。

  嘉德老年公寓于2006年7月开业,投资人王岩和辛文夫妇介绍,他们投资700余万元,在朝阳区高碑店乡以3万元/亩的价格租下13亩土地开办嘉德老年公寓。但是令他们万万想不到的是,老年公寓开业不到一年即面临关门之虞。

  王岩承认,老年公寓拖欠通兴达实业公司款项一事确实存在,但她认为经济纠纷的真正原因是这块地地价的上涨。

  从王岩出示的一份2005年4月18日签署的《房屋、场地租赁合同》来看,乙方王岩向甲方通兴达实业公司租赁了13亩地,合同年限共二十年,当时由于周边还不繁华,所以地价不高,13亩地每年租金仅36万元(合同后十年涨至每年39.6万元一年),平均下来每亩仅收3万元,而现在周边地区地价已经疯涨至15万元一亩。

  王岩表示,地价的上涨,才是通兴达实业公司急切希望收回土地的真实原因。王岩坦言钱并不是问题,她只是想在这里将老年公寓继续做下去,她说自己曾经筹措资金偿还这笔钱款,但通兴达实业公司拒绝接收。

  7月8日,记者联系了朝阳区高碑店乡半壁店村党支部书记方志胜询问此事,但方志胜表示对此事并不知情,并将一位吴姓工作人员的电话告诉记者,称他清楚事情的整个经过。之后记者拨通了吴先生电话,询问是否会对老年公寓采取断水断电的强制方式,吴先生表示不排除此种情况,而至于和嘉德老年公寓的合同纠纷,吴先生不愿意多谈,表示要等老年公寓把欠款还清,再谈其他。

  当通兴达实业公司和嘉德老年公寓为了合同纠纷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住在公寓内的150名老人的生活依然如故,老人们或安详地午睡,或三三两两地散步聊天,记者随机调查了多名入住的老人,没有一个人对于四天以后可能面临的窘境有所预感。

  7月8日,记者采访了王民老人的赡养人史女士。当记者告诉她养老院面临断水断电、强制腾退的情况时,史女士几乎要懵了,她惊讶地说自己对这些情况完全不知情,继而又生气地表示,出现这种情况,院方应该尽早告知老人家属,以让家属能够提前做好准备——何况她前一天还去养老院探望过奶奶。

  记者问她,若老年公寓真的断水断电将如何应对,史女士表示如果只剩下四天时间,肯定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养老院,现在惟一的办法只有把老人接回家中。

  7月9日,记者采访了朝阳区民政局副局长董明慧,董表示对于嘉德养老院和通兴达公司的合同纠纷民政局不便干涉,但届时若养老院真的面临断水断电或强制腾退的事实,只要养老院向民政局提出要求,朝阳区民政局完全有能力将嘉德养老院的老人全部分散安置到朝阳区的其他养老院。董明慧表示,朝阳区还有多家养老院,他们完全有接纳老人的能力。